•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新教育网!

中国新教育网

热门搜索:

永 筑 军 魂——怀念战斗英雄崔永年

2017-07-31 15:08

崔永年生前是原宝鸡市木材公司调研员,副厅级离休干部,一位有着传奇经历的战斗英雄。在八一建军节90周年纪念日即将来临之际,我来到好友崔德强家里采访。


与妹妹一家合影

战斗英雄崔永年的长子崔德强,五十多岁,他把桌子擦拭干净,取出一个黑色小皮包,拉开拉链,小心翼翼地将父亲的各种证件恭敬的摆放在桌子上,然后拿着父亲和姑姑一家合影的照片,讲述起父亲的故事:父亲兄妹五人,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妹妹,父亲排行老三,大哥二哥是支前模范老军工,当年推着独轮车、为部队运送武器弹药、粮食军需,抢救伤员,支援前线,从山东推到东北,又从东北推到中原,最后推到朝鲜,有部电影《车轮滚滚》,就描述了当年的情景。大妹妹和妹夫也很早就参加了革命,也都是离休老干部。可以说父亲姊妹五个都响应党的号召参加了革命。不禁让人联想起《沂蒙颂》那部电影。19935月中旬父亲回老家探亲,想晚年回到故土,叶落归根,路过徐州想叫上大妹妹一家一同回老家,不料,在徐州因心脏病抢救无效去世的,享年64岁。


军功章信函

老崔看着父亲的照片,情不自禁,眼圈发红。又拿出一份珍藏着的铅印的盖着公章的父亲得生平简介,上面写到:“崔永年同志是山东省莒南县人,19441月在家乡参加了八路军,1945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11月随军开赴东北,曾任东北野战军一纵队二师五团任班长、排长。《智取威虎山》里的侦察英雄杨子荣所在部队,后编入一纵112师。1947年参加了著名的“四平攻坚战”,1948年,在四野三十八军一一三师三三八团任侦察通信连副连长、指导员,在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中,出生入死。1949年渡江南下,转战湖北、湖南、贵州、广西等地。1950年任四野38113338团司令部通讯参谋。1951年奔赴抗美援朝前线,在第二、三、四战役中杀敌流血。在战争年代中,经历大小战斗90多次,立大功一次,二、三等功三次,并三次光荣负伤,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不朽功绩。”


我接过老人的照片,摆在桌子上,双手合十,深深地向这位共和国的战斗英雄崔叔叔行礼鞠躬。

老崔介绍父亲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说,零下40℃的东北,真的是林海雪原,抗联战士在冰天雪地里,穿着薄衣单衫,拿着简陋的武器,与日本侵略者殊死拼杀,靠的是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父亲好保存着缴获日军的一块手表和一条围巾。从东北抗击日军,到四平攻打国民党军,再到抗美援朝打败联合国军打麦克阿瑟、李奇微将军,每一场战斗都是惨烈的,革命军人都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每一次战斗都打出中国军人的军魂。

一、东北战场惨烈的四平攻坚战

四平攻坚战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次对有坚固设防的中等城市的一场攻坚战,也是东北民主联军以十万主力反复争夺而未能获胜的城市恶战。

19465月,四平守敌由71军军长陈明仁指挥,3万余人。他是国民党军将领,黄埔第一期毕业生,以作战勇敢和敢打硬仗而受蒋介石的赏识。经过国民党守军一年的苦心经营,四平城周围由大大小小的地堡和铁丝网、陷阱、地雷带、土城墙等多种障碍物组成外围工事;城区内更是碉堡林立,沟堑纵横。四平已建设成要塞化、半永久式的坚固城市。陈明仁严令各防区部队“独立死守,不求援,不待援,打光为止。后退者一律由督战队射杀”,决心破釜沉舟,死守四平。

我军指挥员是常胜将军林彪,毛泽东和蒋介石都十分关注这场争夺战。

611日,我军开始扫清四平外围据点。13日,四平大雨倾盆,道路泥泞,严重影响我攻城部队行动。1420时,我军发起了总攻击,一场惊心动魄的城市恶战终于打响。经三昼夜巷战,敌采取火攻战术,我军占领区大部被炮火燃烧,部队伤亡严重。在进入纵深战斗中,炮兵副司令员匡裕民报告一纵司令员李天佑说:“炮弹不多了!”冲入城里的我军少数部队,遭到敌军顽强抵抗,又无炮兵支援,损失很大。尤其惨烈的是进入巷战阶段,前沿和纵深同时开火,房屋和街区你争我夺,楼上和楼下枪战交织。白天,我军军处处遇到碉堡、楼房、堑壕和从街垒内射出的交叉火力。入夜,燃烧弹、照明弹,飞机投掷的发光弹以及燃烧的建筑物,将战场照耀得如同白昼。

四平攻坚战,我军没有达到5天攻下四平的预期目的,而且在攻击了16天、占领了四分之三城区后,因敌人援兵临近,林彪司令员终于命令攻城部队撤退了。

战斗英雄崔永年曾讲述过一个至今令儿子记忆犹新的故事:在四平攻坚战中,他所在的一纵二师5团,担任主攻任务,整排、整连的战士冲锋时倒下,头顶上是飞机投弹,前方是机枪子弹,敌人火炮覆盖着整个阵地,可谓枪林弹雨。没有食物补给,战士们趴在地上,喝带着血的雨水充饥;没有弹药补给,就从死尸上寻找。一个阵地上,一条街道上,前赴后继,勇往直前。有个阵地上牺牲的只剩下一名战士,上级下达撤退命令,这名战士宁死不退,要为战友报仇,誓与敌人血战到底,死活不肯下火线,最后硬是被团首长派警卫战士强行拖了下来。四平攻坚战和四平保卫战,后来都被拍成电影电视。

2、抗美援朝惨烈的德川歼灭战

在解放战争中,崔永年所在的38军为“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于194611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军”。在朝鲜战争第二次战役中表现出色,被誉为“万岁军”,作家魏巍以38军在松骨峰阻击战为题,撰写的一篇著名的新闻通讯《谁是最可爱的人》,收入语文课文,成为耳熟能详的经典读物。


朝鲜颁发的证书

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诱敌深入,使“联合国军”错误认为中国出兵是象征性的。

19501124日,“联合国军”兵力增加至20余万人(其中美军7个师、南朝鲜军6个师、英军2个旅、土耳其1个旅),并有1100架作战飞机和900辆坦克支援,统帅麦克阿瑟宣布开始发动旨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分头沿路向北推进。

1124日,西线美第8集团军和东线美第10军之间留下一个数十里的缺口,西线美军右翼又是刚受过打击的南朝鲜军第2军(辖第7、第8师,不足2万人)。因此志愿军总部决定利用这个早已选好的薄弱点,向西线敌人的右翼德川发动攻击。

25日夜,西线志愿军6个军同时发起进攻。因敌人兵力火力密集,不易分割,一时形成对峙。向敌右翼迂回的第38、第42军利用敌军的接合部疏于守备,各穿插部队一夜之间就顺利地将南朝鲜第2军分割。随后,志愿军总部命令第38军和第42军向西线进行双层迂回。第42军进行外层迂回,插向顺川、肃川,准备将美第8集团军主力合围于平壤以北。

因第一战役中谨慎过分,丧失战机,被彭德怀差点“挥泪斩马谡”的第38军军长梁兴初,决意洗刷“鼠将”之辱,主动请缨,由总预备队申请担任主攻。27日晚,他命令部队进行内层迂回,插向价川、三所里包抄美第9军后方。崔永年所在第113师轻装沿山间小路全速前进,为迷惑敌人索性去掉伪装整队前进,使敌机误以为是南朝鲜军。288时,11333814小时前进725公里,铁脚板赛过了汽车轮子,终于插到了平壤至价川公路的交叉点三所里,使清川江北的敌军三面被包围。

29日上午,清川江以北的敌人开始全线撤退。为了打开美第9军的退路,美第2师由北向南,美骑1师则由平壤北上,南北对攻三所里。当时,第38113师被夹在三所里、龙源里一线,南北之敌相距不足1公里。战斗十分惨烈,经英勇奋战,志愿军战士终于顶住了南北两面敌人的疯狂突围。第38军迂回三所里的成功,对于第二次战役的胜利起了关键作用。

“父亲曾经讲过一个铁脚板跑过美国汽车轮子、光屁股抓俘虏的故事,如今记忆犹新”。崔德强说:父亲所在113338团在冰天雪地中穿插中,急行军中丢掉多余的东西,饥饿难忍时只能抓一把炒面就一口雪充饥,为了按时赶到指定作战地点,截断南逃的联合国军退路,抄近路翻越崇山峻岭摸黑急行军,有的战士走着走着,一打滑就滚下山去。一条大河挡住去路,战士们脱掉棉衣,前行渡河,走到河中间敌人也赶到了河对岸,战士们来不及穿上衣裤,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烈射击,冲向敌岸,敌人还没搞清楚是什么人的情况下,已经成为光着屁股端着枪的中国军人的俘虏了。113师完成包抄兜底任务,堵住了南逃的联合国军。

此时美第9军见在三所里突围无望,遂丢弃2000余辆汽车和坦克,掉头向西会合美第1军,沿海边公路南逃,其部分掩护部队被志愿军消灭,美军共有3000余人被俘。

第二次战役志愿军已将联合国军赶到三八线以南而胜利结束,战役共歼敌36万人,其中美军24万人。美军10天内败退了300公里以上。美国国务卿艾奇逊称此为“美国历史上路程最长的退却”。在这次战役中,志愿军除了战略指导正确和战役部署巧妙外,在战术上也最充分地发挥出国内战争中形成的机动灵活、善于夜战和接近敌人后即分割穿插的传统战法,出奇致胜,取得收复北朝鲜的战略性胜利。


伤残证

老崔取出移动硬盘,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抗美援朝纪实片《断刀》真实地记录了这段光荣的历史。他说,父亲在朝鲜战场又一次负伤后,于19534月转业到地方的,先后任西安市第二建筑公司工区队长、副经理、党委书记。1958年到1960年,在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学习。1961年任宝鸡市专署公交局副局长。先后在地区金属公司、轻化公司、建材公司革委会副主任、主任。1981年调宝鸡市木材加工厂任筹建处副主任。1984年任木材公司调研员。1991年离职休养。

转业地方后,努力学习科学文化和经济建设知识,不断提高管理水平和领导艺术,深入实际,扎实肯干,恪尽职守,勤奋工作,深受干部职工爱戴。


党费证

崔永年单位在悼词上说:崔永年同志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贡献了毕生精力。他一贯忠于党、忠于人民、终于共产主义事业,认真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党性观念强,识大体,顾大局,党叫干啥就干啥,不计较个人得失;他性情直爽,平易近人,团结同志,办事公道,敢于批评和自我批评;他严于律己,遵纪守法,廉洁奉公,生活简朴,保持和发扬了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是中共产党的优秀党员。

崔德强回忆说,父亲不到十五岁就参加了人民军队,在战争年代、浴血奋战、奋勇杀敌,参军的第二年,就是19453月,在安东威镇战斗中右手食指被炸断,中指变形,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伤残军人,在之后的战斗中又多次负伤,身上瓶口大的枪伤有67处,这些伤病使老人饱受折磨,严重影响着父亲的健康,遗憾的是,父亲没能看到已经强大起来的人民军队。作为革命军人的后代,也将年逾花甲,总想把老一辈的遗物集中起来搞个展览,再把老一辈的英雄事迹,战斗经历写出来,让后代们继承和弘扬。实现民族富强的中国梦,需要我们每个中国人,铭记英雄,“永筑军魂”。

来源:中国新教育网  记者:王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