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新教育网!

中国新教育网

热门搜索:

人物|自闭症教给我们的,和健康一样多

2017-04-01 10:14


罗伯特·纳瑟夫(Robert A.Naseef),毕业于天普大学教育心理系,获博士学位。他的第一本书《特殊儿童,艰难父母——养育残障儿童的付出与收获》在国际上广受赞誉。作为一个成年自闭儿的父亲,罗伯特·纳瑟夫的专长是帮助自闭症和其他特殊需要儿童家庭。

罗伯特·纳瑟夫以专业研究者的身份,引导我们重建遭受重创的心灵和亲密关系。“生活既不是向自闭症宣战,也不是跟它求和”,从悲伤到接纳,从崩溃到重建,乃至开启全新意义的正常生活,这不只是自闭症家庭必须面对的人生课题。

半年前,有一本畅销育儿书《孩子是个哲学家》的编辑向我约一篇书评。但我没写出来。那是一位富有哲理又生动有趣的育儿书,我读的时候很喜欢。但是,在我要动笔的时候,心里一直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发问:“你的孩子,那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是个哲学家吗?”

我知道是我自己的问题。在内心深处,在某些情况下,“养育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仍然使我感到痛苦和有压力。我没有办法装作“坏事变成了好事”或者“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这就是所谓的“创伤性精神压力”。不管你灌了多少心灵鸡汤,做了多少积极的心理暗示,甚至已经把它遗忘。但在完全愈合的表皮之下,它仍然是一个随时可能疼痛的伤口。

“家长神话”背后

自闭症患者的家长不需要美化

有时你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但次生灾害仍然时时威胁着你的生活。正如罗伯特·纳瑟夫博士在《让爱重生》中所写,“自闭症可能带来较严重的创伤,因为自闭症是长期的,在孩子的整个生存期都会影响到家人。每每在孩子和家人闯过了一个危机之后,另一个危机又出现了。随着孩子长大,这种情形还有可能加剧,并使原本的创伤变得更加复杂。”

罗伯特·纳瑟夫是一位富有经验的心理学家,同时也是一位成年自闭症患者的父亲。长子泰瑞克在三岁被查出患有自闭症,悲愤的纳瑟夫拒绝接受儿子“不能恢复正常”的结论,他带着儿子四处尝试各种非主流的“神奇疗法”。在两年多的连续碰壁之后,他在朋友的帮助下慢慢接受了现实,重新组织家庭,回到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他把孩子送入专业的自闭症康复中心,同时开始作为专业培训师为新泽西开发“促进家长和专业人员合作”的培训项目。1992年,他和妻子创建了独立心理咨询室“新选择”,专职服务于自闭症以及其他特殊需要孩子的家长。多年后,他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一个心理学家的专业经验写下了这本《让爱重生:自闭症家庭的应对、接纳与成长》。

自闭症家长是抑郁症、焦虑症等心理疾病的高发人群。在我认识的家长当中,有很多优秀的父母、能干的机构领导者、不知疲倦的公益人,他们是传说中的“伟大的”、无所不能的父母,是受到表彰的先进代表,是家长神话的主角,但孩子是他们最大的软肋,只要孩子出问题,家长一定会焦头烂额。特别是大龄、成年的孩子,如果突发癫痫、焦虑,严重的行为问题或者其他意外,家长可能一下子变成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人。而更多的家长只是普通人,面对创伤性精神压力,他们需要长期的、专业的心理支持来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过分强调家长的全能,容易使人忽略他们的真实处境,忽略其他社会主体应该承担的责任。

正如自闭症本身不需要美化一样,自闭症患者的家长也不需要美化。创伤就是创伤,痛苦就是痛苦。“只有在你正视痛苦的时候,痛苦才会开始减轻。”罗伯特·纳瑟夫如是说。



来源: 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