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新教育网!

中国新教育网

热门搜索:

教育就是要摆脱现实的奴役 ——读徐军民的《一个名校长的365天》

2018-10-18 07:51

时隔半年多,再次见到徐军民校长,容颜未变,气质上却多了几分自信和从容。走进办公室,稍作寒暄,徐校长便拿出了他最近出的一本新书《一个名校长的365天》,上次见面的时候听他谈起过,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出版了。我迫不及待的翻开此书,认真地浏览起来。这本书可以看做徐军民校长的个人日记,有长篇的办学思考,也有短篇记事,真实地记录了徐校长一年以来每天的所思、所想、所行。教育没有大事,全是小事。书中这些不烦琐碎的思考和故事正应了这句话。


文如其人,一个人的文字最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在书中,这位乐观豁达、心思细腻、朴实善良的校长形象跃然纸上,更为重要的是,那股子对教育的执着和热爱始终弥漫在字里行间。徐校长说,这本书记录的不只是我自己的365天,也是我们东埠中学的365天。的确,从书中的记述中,我们可以窥见这所学校每天取得的成长和进步,可以想象,这背后是一年多来校长和老师们鼎力合作,挑灯奋战的日日夜夜。我想,只有学校的老师们读这本书时最有感觉吧。

于我而言,拿到这本书,我最想攫取的东西是这位因头顶潍坊市特级校长和齐鲁名校长两项光环而成为山东安丘教育界有史以来第一人的他每天都在做些什么?他的成功到底有何秘诀?

写。我发现绝大多数的知名校长都有写作的爱好和习惯,写作不仅是对思维的锻炼和提升,更是一种对生命的反思和对话。很多校长都有读书的习惯,但我认为光读还远远不够,与书中智者碰撞的火花是属于他人的,与心灵本我碰撞的火花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徐军民校长每天逼迫自己写不少于500字的文章,每日笔耕不辍,写作中所迸发出的灵感和快感让他乐此不疲,使他轻而易举地就完成了自己的写作计划。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小事认真做,天长日久,自然蔚为壮观。

说。如果写作是一种积累,那么“说出去”则可以看做一种爆发。对徐军民来说,尤其如此。徐校长生性内敛、低调,不爱张扬,像很多校长一样,他们虽然热衷于交流学习,但是从未想过要成为聚光灯下滔滔不绝的那个人,他们没有自信,也没有勇气。

然而,自从结识了中国新教育智库的王永胜主席后,一切都变了。在王主席的鼓舞之下,他登上了中国课改名校联盟的讲台,在全国的名校长面前展示自己,每当演讲结束后,都有许多老师围绕着他跟他交流合影。后来,他的报告会越来越多,天南海北的平台和学校邀请他去讲学。我听过他几次报告,内容越来越成熟,语言也越来越精彩。因为“说”而知不足,他不再偏安一隅,不再闭门造车,开放的视野和心态已经将他的境界推向了更高的层次。

闲。我从没见过一位校长像他这么闲的,他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读书、写作、讲学上,显得有些“不务正业”。我曾对他做过一次采访,三个小时的座谈过程中,他只接到了一次电话,只有一位老师过来找他签字,其他时间他都若无其事地侃侃而谈。我暗自赞叹,这位校长怎得如此清闲,你可知道,他领导的是一所8000人的大校!

我面对过很多校长,他们事事冲锋陷阵,鞠躬尽瘁,无上勤劳,恨不能一人掰成两人用,那种尽职尽责、激情四射的精神着实令人欣赏!但值得商榷的是,事必躬亲的做法是否有利于老师们的成长呢?一个有趣的现象,勤劳的管理者容易豢养懒人,反而“懒惰”的领导者却能培养贤人。

对于徐军民而言,面对四个校区、近8000名师生,即便能掰成两人也不够用,他索性就充分放权,做起了“隐身校长”。他说校长要学会“四身”:善于“隐身”,不代替;学会“分身”,明确分工;找准“替身”,重心下沉;必要时“显身”,体现担当。他治校一贯的思路和做法就是“放权”,把真正的参与权、管理权放给合适的人,所以大家都有干劲和担当,自己也落得一身轻松。

然而,他并非真的无事可做,看似无用的行为实际却有“大用”。陶行知曾经说过,校长对学校的领导首先是思想上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上的领导。徐军民信奉这句话,把思想工作当做主业。他每日进行阅读、写作,却越来越发现自己的渺小和不足,常常思考和研究,对思想和文化的力量越发地敬畏。上任东埠中学校长不久,徐校长意识到学校急需要一种办学思想所统领,这是一所学校的魂,也是所有事业的根。经过反复的考察和研究,他根据学生特点,根据学校特点,独创了以尊重个性育人,尊重规律求真为内容的“尊重教育”思想。自此,学校所有的工作都有了方向和依据,在他的领导下,学校对课程、课堂、德育、评价等方面进行了全面的改造,经过两年多的反复打磨,尊重教育生态体系逐渐成型。文化是最大化的管理,以尊重为特点的校园文化渗透到了每一个老师和学生的心灵。

教育原来是如此的简单。尊重教育规律,做好符合规律事情,每日精耕细作,然后静待花开,足矣。前提是要懂得这个规律,这就是徐校长所着力的地方,也是见水平见功夫的地方。

掩卷而思,封面上西塞罗的一句话映入眼帘:教育的目的是让学生摆脱现实的奴役,而非现实。令人深思的是,我们千方百计地教学生们在现实世界中摆脱现实的奴役,而我们自己有多少人正禁锢于现实当中无法自拔?

(编者注:徐军民,中国课改名校联盟副理事长、齐鲁名校长、潍坊特级校长、山东安丘东埠中学校长)

来源:中国新教育网  记者杨青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