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新教育网!

中国新教育网

热门搜索:

是什么限制了少儿读物的原创力

2018-01-25 10:19

数据显示,中国少年儿童出版行业已进入一个黄金期:少儿图书年总印数达6亿多册、在销书籍20多万种、销售总额高达100亿元……少儿图书成为整个出版界最具活力、最具潜力、发展最快的板块,成为一支提升中国出版业整体发展的领涨力量。

目前,我国未成年人达3.67亿,新生儿以每年200万的速度递增,潜在阅读受众可比肩半个欧洲的人口总量。与市场总量同步扩张的是巨大的产量。进入21世纪以来,少儿书籍出版规模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在每年1万种以上,2017年达4.8万种,品种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产值连续17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6年增长率达28.84%,2017年亦有17%,其他所有图书板块都难以与少儿出版的成长速度比肩。

是什么限制了少儿读物的原创力

少儿出版高质量难在哪儿

当前,全国580余家出版社,有520多家出版少儿图书。业界戏称,中国少儿出版进入了“社社都出少儿书”的“举国体制”时代。

据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观察,经过10多年的高速增长,少儿图书出版完成了由少到多的转变,但也产生了一些问题,如结构失衡、原创不够、增长粗放、品牌效应不足等。

出版人安洪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忧心忡忡地表示:“中国童书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原创力不够。除少数国内作者作品畅销外,畅销品基本都被引进版书籍垄断。很多出版机构为图省事,良莠不齐地大量引进国外作品,甚至有出版机构99%都是引进版,长此以往,将对中国少儿出版行业造成伤害。”据悉,我国引进版图书的版税是7%至9%,国内原创作品版税则是10%至12%,引进版图书是按销售数结算版税,原创作品则按印数结算,退货风险全由出版社承担。如此,出版社更乐于引进利润高、风险小的国外优秀童书。

“仔细梳理我们在售少儿书籍的品类,不难发现一个重要特征,即文学作品‘一家独大’,原创的少儿科普、艺术、历史以及儿童文学里的非虚构作品相对缺乏。这固然与我们童书出版长期偏重于文学的传统有关,但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相关作者队伍的匮乏。少儿百科全书类书籍的出版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但见效慢的事情,这既考验出版社的能力,也考验出版社的情怀。要加大相关品类的出版力度,国家还需要有前瞻性的政策予以扶持。”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刘海栖分析。

涉足少儿出版的出版社数量众多,在纷繁复杂的大环境下,容易导致泥沙俱下的乱象。有些商家跟风、蹭热点,什么好卖做什么,例如在冒险主题书中出现盗墓、杀戮细节,在科学探索过程中过于渲染恐怖阴森事件,漫画系列和网络游戏故事书里重复一些无营养的笑料,品质低下,让人防不胜防,甚至有不法分子制造各种盗版图书。童话书作者九儿曾感慨,出一本书,在电商平台上会发现4至5种盗版。据当当网介绍,仅2017年,当当网在选书环节就发现了近10亿码洋的伪劣童书。

常参加意大利博洛尼亚国际儿童图书博览会的出版人海飞,对国外童书形态有一个整体的观感——“他们的童书很鲜亮、很活泼,有‘站着的’,有‘躺着的’,书名让人充满想象。反观我们自己的童书,近年来虽然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没有改变封面灰暗、开本无形、书名陈旧、版式呆板的整体面貌。”

“2018年我们应该‘慢下来’‘好起来’——‘慢下来’是讲品种、规模扩张的速度要慢下来,不能继续靠品种、规模的扩张来拉动增长,这种发展不可持续。‘好起来’是指我们的结构要好起来,少儿出版应该既满足大众零售市场的需求,也满足校园各学科阅读服务的需要。此外,要有更多、更好的原创作品涌现,向世界推出代表中国的作品、作家,努力推动少儿出版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转变。”李学谦说。

“儿童的生活世界很狭小,少儿书籍能够帮助他们超越现实的世界,去陌生的地方体验和冒险。专为儿童编写的书籍,无论是内容、外观还是价值观念的表达,都要考虑能否给儿童带来美感,帮助他们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我们的出版战略、人才队伍、产品质量和服务供给都要更为专业,要更具有工匠精神,打磨好每一本童书,让每打开一本童书都成为一次精神探索。”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张克文说。

要从文化的沃土中寻找力量

当当网近日公布的2013-2017年童书原创市场年度显示,5年来累计畅销TOP1000榜单中,我国原创书籍与引进书籍的比例基本保持在3:7。在2017年,这个比例有了提升,TOP1000中原创作品占40%,达历年之最。

“20世纪90年代,我们畅销的童书基本是《唐诗三百首》这类启蒙读物。开始引进外版书籍后,国外品牌书籍对我国的原创作品形成了‘航母式的冲击’。我记得,《哈利波特》曾两年零七个月稳居销量榜榜首。后来,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业界达成共识,要大力发展原创作品,无论从政策上还是业务规划上都对原创书籍提出要求。从近几年的情况来看,可以说我们逐步经受住了西风东渐的考验。”海飞指出。

“好的原创作品离不开好的作者。目前,我国已经拥有一支原创能力较强、水平不断提升、老中青架构合理的3万多人的儿童文学创作者队伍。20世纪80年代,一批中青年作家开始专注于为儿童写作,他们就是现在已经成为儿童文学领军人物的金波、曹文轩、张之路、沈石溪、郑渊洁等。现在,有更多的作家进入儿童文学领域。一些优秀的作家比如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张炜等的加入,将会使得原创儿童文学呈现更好的发展态势,也将提升原创书籍的实力。”刘海栖分析。

仔细梳理当当少儿书籍的畅销榜、新书榜等榜单可知,伴随着今年上半年的国学热、诗词热,更多传统文化读物走进了各地家庭。当当网目前在销童书中,《写给儿童的中国历史》销量稳居榜首。2017年出版的原创新书中,《这就是二十四节气》表现出强劲的势头,销量达200余万册。原创新书销量前10名的榜单中,不乏《给孩子读诗》《少年读史记》《我是花木兰》《我是中国的孩子》等与传统文化密切相关的书籍。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此前,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于其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

海飞认为,十九大报告对发展传统文化提出的“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思路和总书记关于“精品”的论述,恰恰也是童书业发展的方向。“曹文轩在获得安徒生文学奖后,更强调祖国在他创作中所赋予的灵感和力量。他说,中国儿童文学应有足够的自信心,因为中国留给作家太多精彩绝伦的故事,中国作家要珍惜这巨大的、无边无际的矿藏。我们的少儿书籍出版,也应该以品质优良的‘三精’作品亮相世界,让中国故事成为世界和人类的共同财富。”海飞谈道。《光明日报》( 2018年01月25日 11版)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光明日报记者 韩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