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欢迎进入中国新教育网!

中国新教育网

热门搜索:

别忽视婴幼儿的心理问题

2018-11-20 11:00

孩子突然频繁尿床、家有俩宝难以“和平共处”……日前,北京回龙观医院宣布成立“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孕妇、0至4岁婴幼儿及其父母的相关心理健康问题,除了求助于网络和“妈妈群”之外,终于有了一个独特的专业场所,得以被倾听和解决。该中心的设立,也标志着回龙观医院成为全国首家能够为患者提供从母孕期到老年期,全生命周期心理健康服务的医疗机构。

屋内陈设有“玄机”

玩耍中看幼儿情绪

全屋通铺的鹅黄色地垫,使得不算太大的房间温馨敞亮。粉刷一新的墙面上,卡通贴纸营造出浓浓的童趣氛围。滑梯、推车、帐篷……适合幼儿的各种玩具沿墙摆了一圈儿。乍看之下,回龙观医院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布置得犹如一座小型乐园,而简单的陈设却处处充满“玄机”。

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精神分析师、法国精神分析协会“分析空间”的精神分析家罗正杰介绍,因为中心面向的孩子还不太能用语言很好地表达内心,希望通过屋内一些“机关”,在孩子玩耍时给予训练或收集其身上的潜在情绪。“像这条红线,看起来仅仅是区分了游戏区和谈话区,实际上也是对孩子规则的引入。”罗正杰指着沙发旁地上的一条醒目红线,“会告诉孩子沙发这边是我们和爸爸妈妈聊天的地方,玩具小车不可以拿过来。有的孩子规则感差一些,能明显感受到比如他们骑小车时,会过来压这条红线。有的我们说了之后能回到游戏区,有的就始终在红线附近,一直想要去突破这个规则,由此我们也能看到在家里父母给他们建立的规则感。”

此外,中心在滑梯上方专门设置了一面镜子,与之相对的墙面则装订了几块可用于彩笔涂画的玻璃板。这两组镜面在罗正杰看来都是儿童心理治疗中的重要角色,“如果是一个治疗过程,我会引导孩子画一些内容,从线条中感知他的情绪状态。镜子的话则是基于精神分析中的‘镜像阶段’理论,婴儿到了8至18个月,会有一刻在镜中认出自己,此后通过镜像来整合自己所有的感觉,属于一种感觉统合。”

绘画板旁边的一座玩具小房子,也是能够反映孩子心理情绪的“利器”。这座三层小楼搭建得很是逼真,里面还放置着不少“家具”和大小娃娃。当孩子研究一番玩起“过家家”,罗正杰便可通过他的摆放来发现他和兄弟姐妹、爸爸妈妈之间的关系等等。“比如有的孩子把‘爸爸’拿开,把自己放到‘妈妈’旁边,就是希望爸爸不在,自己能‘霸占’妈妈;有的会把小宝宝‘扔’到一边儿去,把代表自己的大宝宝放在爸爸妈妈中间;有的父母关系不太好,孩子就会把放在一张床上的父母分开……孩子是很敏感的,家庭情况往往能够通过这些游戏被表达出来。”

憋大便啃被角

奇怪举动要给予更多关注

据了解,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除罗正杰外,还有5位医生负责接待工作,心理科副主任张晓鸣也是其中一员。在她看来,中心针对的是目前社会心理健康营造中的关键群体,可能会转变未来国人的相关认识。“比如从小父母就真正把孩子当作一个‘人’,而不是本着‘有苗不愁长’的态度,让孩子像小动物一样自个儿长大。”

以往门诊中,张晓鸣发现家长的这种意识相对比较欠缺,“带着去打针,不做好铺垫,拉进去就扎一针。会让孩子觉得,我最亲近的人和别人一起伤害了我。”当这种情绪比较严重时,幼小的孩子就可能出现异常行为。她曾接诊过一个2岁的孩子,之前因为便秘,被父母按住灌肠,此后孩子就挡着憋着,使尽浑身解数不愿大便,形成了习惯性便秘,过来时已经五天没有大便了。“这就是父母缺少与孩子的沟通,认为孩子小,不用解释太多,应该告诉他‘抹油油’有助于排便,是为了他好。”

家庭生活中的变动,也是可能令孩子行为异常的一大诱因。张晓鸣介绍,目前正参加中心团体治疗项目的一个孩子,就是因为妈妈生了二胎,变得贪食且情绪敏感。“本身孩子妈妈很忙,自己要带两个孩子,由于二宝的诞生,对老大产生了极度的愧疚。老大又觉得妈妈的关注度不够,会要求吃棒棒糖、饼干这些以往妈妈不允许吃的零食,以获得更多关注。妈妈基于愧疚的情绪给他买,他就大量地吃,棒棒糖甚至能一下子吃掉8根,还不能管他,否则就会崩溃得哇哇叫。”

与之类似的是,之前团体治疗中还有一个3岁多的孩子,幼儿园午睡习惯咬被角。同时这位妈妈向张晓鸣抱怨,孩子经常在幼儿园把小朋友玩具推倒,给别人捣乱。“游戏中果然看到他在妈妈跟其他孩子互动时,把那个孩子的积木推倒,躲进小帐篷里不出来。他妈妈再次抱怨,我就问她,你没有看到你的孩子生气了吗?她就恍然大悟,其实这些孩子都是有平日里情绪的积累,通过其他形式展现出来了。”

张晓鸣表示,对于低龄幼儿的“奇怪”举动,家长不应漠不关心或斥之为不听话,而要给予更多关注。“在我们的团体里活动几次之后,孩子的变化都很大。最近‘啃被角’的孩子妈妈说,原来的症状已经基本消失了。”

预防“治未病”

带娃来医院不必有顾虑

目前,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的团体活动是每周二下午、周六上午各举办一次,每次最多可接待7至8个孩子,加上他们的各一位监护人。值得强调的是,并非只有“问题孩子”才能来这里,即便孩子看上去没有任何不对劲,但如果家中最近有搬迁、人口增减等较大变动,都可以通过心理疗愈帮助孩子更好地过渡。

“就是一个‘治未病’的概念,预防性质的。像是孩子要上幼儿园了,或者平时孩子只是单纯地害羞胆怯,也适合参加我们的活动。”罗正杰笑言,中心服务人群面向所有0至4岁婴幼儿,包括正常的孩子,所以家长不必对带孩子来医院有什么顾虑。此外,诸如孕期焦虑、产后焦虑以及跟老人共同带娃中产生的负面情绪等,也都是中心聆听和纾解的对象。

罗正杰坦言,哪怕仅仅生活环境发生改变,家长也需要在孩子“看上去都好”的时候就有意识帮其预防一些心理的影响。如果做不到,至少要对孩子的“异常信号”敏感一些。“比如原本好好的,突然频繁尿床、连续噩梦等等,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要觉得没关系,应该尽早询问专业人士。如果真的在互动过程中发现了孩子的行为或者情绪问题等,中心也可以做一对一的心理治疗。”

与团体活动时间有所区别,个别治疗是在每周二上午和周五下午,目前团体和个体的预约都能够在微信“京医通”公众号上操作了。而正是由于所承载的治疗功能,使得回龙观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与法国公立医疗机构CMPP(心理-医学-教育中心)更加类似。罗正杰介绍,上世纪70年代,法国一位知名儿童精神分析家在巴黎创建了一个专门接待婴儿、孩童及其父母的机构,被孩童亲切地称为“绿房子”。但“绿房子”只承担预防功能,不做一对一的儿童精神分析治疗,而回龙观医院的孕婴幼心理健康中心却可以实现预防治疗教育多功能于一体。

来源: 北京晚报